© 
Powered by LOFTER

我的家

我有时候想,抑郁症或许并不是一件多么不好的事
它某种程度上逼迫一个人去寻求自己生命的意义,而不能继续恍惚地游荡在这世间
它只是让我们不得不在这一时段集中心力去面对自己的弱点,去面对人生的追求,去思考属于自己的真理,去寻求所有在世之人都会困惑苦恼的问题的答案
它最终让我们清醒,和坚定地站立在自己的旅途上
世界之大,它让我们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那一小块人生归途,不再总是摇摆于各种选择之间
《镇魂》中有一段关于命运的定义,我非常喜欢,如若可能,我觉得走过那段时期的求生欲极强的自己,就是我选择的命运
我很感激以前的自己,她很痛苦,却也很勇敢,她给了我更好的生命

陈果书中说:三楼的人和十楼的人的区别

这件事你告诉我它没有意义,可是我看到了它的意义

我无法向你描述,让你明白这个意义的珍贵,但是,因为我看到了它的意义,所以,它对我就是有意义的事。

我只能坚定地告诉你,它对我是有意义的,仅此而已。

这就是言语的贫乏,和人心的寡淡,使得有些东西终究难以赘言

或许我真的是一个让人力不从心的存在
可我已经如此
虽不祈求所有人都能面对
但注定的是,想要真的靠近我,只能选择接受我的好的同时面对这份重量
这是对方的选择和能力
而我
只能够选择做好自己,保持坦诚,对待别人好的同时,拒绝一直被消耗
有些东西只能交给时间来给出答案
而我们,能做的不过是,做出自己的选择后等待答案

山风雾形风铃声

本来下雨的大理,在我起床后雨渐渐由大变小,到现在,天空的墨色蜿蜒褪去,由浓变淡,成了乳白色

本来还想偷个懒,不出门了,就天台看看雨

看来不行了

现在白云浓雾也一点一点被风拂去,苍山从左往右一峰一峰显现出来,云变成了透着明光的雪白色,沉降在已经露出来的山峰的山涧中,如同从山涧深处腾升的烟雾,飘摇直上,成为了天

碰到的人,特别想给她们拍,问了后拍的,朋友之间的感觉真好

阿姨长辈打不通我的电话,打给我爸

我爸和我说,他总是帮我骗长辈他都不知道怎么做人了,让我好歹接听他们的电话

我说:好的好的,以后会回电话的,这段时间就当他体会下我以前的生活了

现在很多人说我变凶了,不好说话了

我只是不那么乖了,不那么听你们的话了,说的难听点,我只是不那么好掌控了,不那么,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我为什么不能不接电话?我为什么不能不听那些翻来覆去却对我一点用都没有的话?我为什么不能一个人待着?我为什么不能在家待着?我为什么不能想出来就出来?

只是因为不是大流而已

而对我来说,大不大流一点意义都没有了

怎么样说都好

只要我愿意做,也能面对后果,那就没有什么不能的...

以后还是学一下单反好了,碰到这种随手就能成景的地方,还是有了想要拍下来的欲望

这种时候就是后悔没学单反的时候了T_T

阳光击破重霄
天便破了一个大窟窿

我其实没怎么吃过生活的苦
吃不上饭,在外因为工作或人际关系受到伤害也从来没真的能影响我的生活
奇特的是我在可以说是人的一生中年幼的阶段就吃了很多人一生才能全部经历一次的人生苦
真的是把人生活倒了

下周大理,久违的旅行,寄明信片吧。
要的朋友收件人信息私信我哦
ヾ(❀╹◡╹)ノ~

"当鲸鱼在海洋中死去,它的尸体会缓慢沉入海底。这个缓慢的过程有一个饱含诗意的名字——鲸落(Whale Fall)。这样一座鲸鱼的尸体可以供养一套以分解者为主的循环系统长达百年,这是它留给大海最后的温柔。一念山海成,一念百草生。"

看《昼颜》

真的是要疯

太纠结了

付出,真爱,选择,等待,责任,信任,尊重,婚姻和爱情之间的关系……

日剧真的是有毒

对待一件事物或者事情,很多时候并没有办法评价对不对,因为对错的标准是来源于不断变动的事件背景、周遭环境,所以这个标准其实也是在不断变动的

充其量,我只能说,我喜不喜欢这样,适不适合这样

对人,对己,对事,都可以适用

这意味着,当别人的事并没有伤害到公众利益时,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去质疑它的对错;自己的选择和行为没有对别人造成实质性迫害的时候,任何人没有权利来操控我的选择;事件出现问题时,最好的是解决问题,而不是去评价哪对哪错谁对谁错

我说的这些我其实自己也不能很好的分清楚和做到,但确实这样的观念让我的很多行为轻松愉快很多,让这个世界在我眼里,也变得轻松愉快了很多

推电影《me before you》

你放手让我追寻的绚烂人生,却不知道这是一个怎样残忍的选项

世界那么大,绚烂的风景如此之多,它们不可能都属于我,而你,却是我最为珍贵不愿缺失的人生

你让我放弃我此生最为珍贵的,只为了让我选择世界之大

而你不懂的是,如果你在,我并不会失去世界,可当我失去你的时候,我的人生就只剩下世界了,它属于所有人,我只能在其中扮演整个世界的过客,一步一步往前走,直到再次走向你

能让我放弃所有挣扎接受今后漫长风景,不是因为世界的绚烂吸引着我,而是因为我太爱你,以至于,我只能接受你最后的选择,哪怕我明知道,失去你的世界,该是如何地残忍之极

给我甜甜的舍友们一人做了一只马克杯

忽然某一天,会有一个人出现在你的生命里

你不需要告诉他很多

却发现

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你的正确答案

到那个时候

我会在给你做一个杯子,让它陪着现在这只,一辈子


《Intouchable》-无法触及

别人推荐给我的一部电影

有个人会出现在另一个人的生命里,让他见识另一种生活,学到曾经自己学不到的东西,给对方勇气,去面对自己的困难,重拾自己的生活

我不懂为什么,我看得有点难受,有点想哭

我自己其实知道,过往太苦了,以至于,别人的一点点好都能轻易让我感动和依赖

可是同时我又知道别人能给我的那点好并不足以解决我的空寂,所以我理智地分析和隔离,不要用这种期望和要求别人的方式来填补自己

今天看向往的生活,黄磊说:“年轻时可以把一切的误差都当成是天意,成年后可以把一切的天意都理解为误差”

我现在真的是,情绪里认定为天意来缓解理智上想不通的,再把一切有可能却又不足以的天意都当成误差。我怕我一旦沉沦,就轻易地卸掉了我所有的防御和本来勉强支撑我的坚强,我怕的是我再也爬不起来,因为其实知道,自己是个挺软弱的人,只是生活教会了我要坚强,所以我才竖起了坚强

我特么有病,喝着她酿的酒,最后一罐了,在我威胁老爸敢倒掉我就敢把他扔出去的情况下拿下了这罐能让我想睡觉的酒

然后在看以前的文

我特么真的有病,哭到快虚脱了,好疼啊

不看了

特么怪我吗,怪郝笨蛋!你特么问什么问,智商情商那么低你不怕被人怼死吗?

大概只有我妈酿的酒,能让我心甘情愿地醉,毫无痛苦地醒。嗯,一杯下去,一场好眠,不会熬夜,不会头痛,不会烧胃


图书馆借的书,《白夜行》第二章后半截不知道是自己脱页了还是被人摘掉的,关于布袋子的那一段没有了。当我看完整本书时,如果是被人拿掉的,我特别想要见一下这个人,大概,因为他的行为,《白夜行》唯一的弱点也被摘取了。

我大概真的是被这本书伤到了,很难受,挥之不去的沉寂,哭起来时会不由自主地蜷缩起来捂着耳朵,我知道我在藏,虽然还没弄懂自己在躲什么

我曾经很不喜欢自己的敏感,因为周围人的评价让我觉得这样的敏感是不对的,是十分不好的东西

现在也慢慢在接受,因为自己的敏感,我的心思会先于理智纯净地感悟和接纳很多东西,远比能思考的自己收获的多得多

既然它存在于我的身体,就是我的武器,我的盾甲,我的本心,...

你看见过雨滴崩裂的样子吗?

一颗一颗地碎裂,交替着跳跃,如同漫天闪烁的繁星,绘写着天幕明灭

待雨幕成帘

繁星褪去,寸草疯长

《白夜行》的最后一章,全程在哭,这种看书看哭的,已经很久没有了,但我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感染,很无助,很痛苦,单纯的迷茫和彷徨感,我不知道,感触可能太深了,改天再整理下吧

今天又看到有人在抨击同性恋,言语很是不堪

底下有人反驳时引用了柴静在《看见》里的话:

”我们的社会为什么不接受同性恋者?因为我们的文化里,把生育当目的,把无知当纯洁,把偏见当原则。爱情,应是一个灵魂对另一个灵魂的态度,而不是一个器官对另一个器官的反应。”

我十分赞成柴静对于爱情的解读,可我始终觉得,爱情和性向之间,不存在包含逻辑,没有任何一方是另一方的非空真子集。

性向并不是由爱情来决定的

或许可以那么说,性向决定了一个人的爱情备选集合,那么爱情就是决定了这个集合中,这个人最终选取的某一个元素——他的爱人

在我看来,性向就是一个器官对另一个器官的反应而已。只不过,有些人注定是异性,...

1 / 39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