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wered by LOFTER

这几年在每一个原地打转的时候都想尽办法和自己说:不要对自己有期待

不要期待任何,不要期待身体舒适,不要期待脑袋清醒,不要期待自己能把事情做到什么程度,不要期待“未来可期”

倒不是说对生活悲观,而是我的惯性不是那么合理,那让我压力倍增却不自知,让我踟蹰不前却除了自己没用找不到其它理由解说失败

每次做什么事,总是会不自觉定个标准,然而其实这件事自己并不那么熟悉,并不能够透视其中规律,可心里习惯性地觉得依靠理性分析可以得到一个“有道理”的结果。背个句子,会默默地认定一个标准:看了有印象,这次学完了复习基本可以全过,少数错误也应该是容易更正的。以至于我每次背句子都会不自觉地屏着气,盯着句子中每一个单词,把这一次学习无意义地拖长,想象这样的行为可以让结果达成标准。可是真的回头理智地看,就知道有这样的标准才是真傻逼。

我还没能把控“事情做好”和“执行”之间的关系,所以我要么散漫着自由却得以窥视一二,要么每次都像死一遍之后还不得以痛哭流涕地把自己鞭尸

可是我太习惯了,习惯做任何事都先查一查、想一想、问一问,它要做到什么程度合适,如果没有这个程度,感觉自己无从下手。所以不习惯模棱两可的事物,不习惯关系的变化,因为这些让“程度”不停变动或者完全逆反,让我不知所措,却觉得自己没用,这点事都做不好。

有些对于我来的确不是件容易的事或者可以轻而易举习得的,可是同样的,它们也并没有达到我必须如临大敌惊骇不已。真正让我自己变得恐惧和让自己变得没用的,是自己每一刻虚无的妄想


 
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