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初
Powered by LOFTER

我爸今天打电话喊我明天回家,说明天6.1节,让我回家过儿童节

我没有配合他,直接问他,哦,我过生日吗?

自从我妈开始生病后,到现在,这是第一次他过问我的生日

讽刺吗?我并不是想要他记得什么,我甚至没有给他打电话,明天也不打算发任何关于生日的信息,自己就这样淡淡地过

可是,在我主动离开家半年,基本不和他见面后,他记得了

是不是人都是贱?

好好说话时都漫不经心,非得等到对方也不愿在意不愿关心后,才觉得没有什么东西是理所当然?

我不想和任何人说任何话

我不想解释任何,我也不想和任何人说我高兴还是伤心

我自己都消化不了的东西,也不该交给任何人,更何况,别人也没办法帮你消化

各自安好,不好吗?

与你而言,可能是后悔和挽回,与我而言,是已然脱力后的疲惫

我知道,我得有所配合,给爸爸一个台阶,我知道,我只要不是永远离开这个地方和任何人断绝关系和联系,了然一身, 都只能做我该做的,当一个乖巧的女儿,纵使我现在不会听从他的想法,但在他面前,起码相处的时候,我必须得是个乖巧的女儿

我知道,所以,我很疲乏

当一场感情得以博弈的方式继续进行,已然手段得大过情感

一场算计

又还讲什么情感

而我

现在在算计我爸爸

无论是他的偶然记起和怀念,还是我现今的行为

皆让我心潮翻滚,恶心至极

 
评论
热度 ( 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