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wered by LOFTER

坐在飘窗上看家外边的夜景,喝我妈原来做的最后一道葡萄酒,那一次巨难喝的酒,又苦又涩的酒,这么些年下来竟然味道也变得那么甘醇甜美

时间究竟改变了多少东西

有多少坏了?

又有多少好了?

 
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