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wered by LOFTER

前天,因为总是主动约了我还依旧不打招呼地放鸽子,我和大学里的一个朋友崩了。

她说觉得丢我们东西,让我等几个小时还不确定几点来,甚至直接爽约,而不提前打招呼,非得等我到了问她才说,都是小事,觉得这点小事朋友迁就下没什么,而她现在也觉得总为这些小事道歉有些烦了

我还能说什么

那天气到一个人在餐厅里浑身发抖,而那天的前两天我才因为她不打招呼地放我鸽子而真切地警告过她,下一次就绝交,她自己看着办

那天哭了,熬着夜睡不着。我朋友不多,所以很珍惜,对于女孩子,我基本都能宠也宠。或许就是我错了

有人和我说,你就让她等,放她鸽子,等她到了你在慢悠悠出门。我想过,可是最终,我做不出,有些事,我做不到,做不到像他们那样理所当然。

不知道到底算我耐心耗尽还是又更孤独了些,昨天按时起了床,我依旧干着自己的事,下午还去找个了陶瓷店试着做茶杯。我总是想当时我怎么处理怎么说,或许就不会这样一刀两断的结局,但我最终还是劝住了自己别再这样想,我到底是想证明自己是对的不是我做错了才想更好地劝说她,还是不想失去她而想要劝说警告?

但我知道,就算这次没崩,我也没法再接受这样的事

总是这样,在耐心耗尽之时转身离开,哪怕我留着血泪,但一定也是背对着的。就这样,我和他们渐行渐远,她,我爸,我妈……

我不能总是妥协,不是?总是纵容伤害……所以,不妥协了,我也做不出反过去伤害的事,我其实知道,我毒起来狠起来,真的能把人心伤的千疮百孔,所以我做不出。最好的结局,就不过是这样吧,我们渐行渐远,在今后短暂的相遇里,给予足够的微笑,直到不再相见

 
评论 ( 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