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初
Powered by LOFTER

今天又看到有人在抨击同性恋,言语很是不堪

底下有人反驳时引用了柴静在《看见》里的话:

”我们的社会为什么不接受同性恋者?因为我们的文化里,把生育当目的,把无知当纯洁,把偏见当原则。爱情,应是一个灵魂对另一个灵魂的态度,而不是一个器官对另一个器官的反应。”

我十分赞成柴静对于爱情的解读,可我始终觉得,爱情和性向之间,不存在包含逻辑,没有任何一方是另一方的非空真子集。

性向并不是由爱情来决定的

或许可以那么说,性向决定了一个人的爱情备选集合,那么爱情就是决定了这个集合中,这个人最终选取的某一个元素——他的爱人

在我看来,性向就是一个器官对另一个器官的反应而已。只不过,有些人注定是异性,有些人注定是同性,还有的人的反应更多样罢了。都只是最为原始的欲望,为什么要有那么多的区分和评判?在这件事并没有对第三方造成实质性伤害的情况下,第三方有什么资格,去妄议别人两个人之间的私事?

我以前是个很在乎别人评价的人,倒不是很在乎别人觉得我做的好不好,而是,我很害怕我的举动影响到别人,让别人感到不舒服。好吧,我承认现在自己也没办法做到完全区分和不理会不该在乎的

但自己也渐渐明白了,如果我的行为并没有对他人造成实质性伤害,那么,我就可以坚持做我认为正确的行为,而不是一味向对方解释,或者规避自己认为正确的行为

他人有评论和建议的权利,但我也有拒绝听从的权利,毕竟,你只是在说说而已,所以我可以“择优而从”为标准来考虑你的话

这大概导致了我现在有时候碰到一些一味发表自己意见而根本不听我在讲什么的人,能很坚定地说“不。”

前几天在网上遇到个小哥哥,我真的是怕了他。

我在地铁上见到了一件事:一个应该是怀了有六七个月的孕妇,和一个带小孩的家庭同时上车,当时车上人不多,但只有一个空的座位,孕妇让带小孩的家庭坐,说小孩子别站着,自己向车壁退去准备自己找位置站着。而旁边有两个20岁左右的小哥哥,大高个,穿着打扮还挺好看的,和一个可能30岁左右的近中年男人,戴个眼镜斯斯文文的。三个人,就这样看着全过程,真的是像看戏一样看着,没有丝毫起身的意思。我起身让孕妇,她还推说自己站着就行,但她肚子真的不小,站着其实负担很重。

我很不爽这样的男人,就在网上吐槽说我怕是一辈子都搞不懂这些不让座的男人,就这么全程看着也是可以

可笑的是,有些人上来就批评孕妇不该去坐地铁,孕妇就该让别人让座吗?说我站在道德制高点来道德绑架别人,觉得我让了座位自以为就比不让座位的人高一等

我帖子里从头到尾没有任何一句去评论这些人的道德,我没有认为不让座就没道德,但我有权利选择我喜欢哪类人不喜欢哪类人,这是我个人喜好和权利。而这些人,上来就非要和我谈道德,还立刻就此指责我道德绑架别人,凭什么?

我以前估计忍忍,就算心里气也不会说什么,最后以后这类事不往外说,也就完了。但那天,我直接一个个回复了过去,陈述了事实,也说了我并没有说这些人没道德,我只说我不喜欢,而且我自己让的座,又不是叫他们起来让座,我道德绑架谁了?

有个奇葩(务必让我吐槽下这个大哥!),他真的在下面教育我好久,理由就是我不该把这种事发网上,只会让别人觉得社会不好心灰意冷,我的帖子污染了别人的心情和网络环境,没有教育到那一车人,我应该在车上呼吁大家让座,而不是发帖这样道德绑架别人。我解释他不听,继续教育我,长篇大论,非要我删帖,我很坚决地说不,我言语没有任何不妥之处,有他可以指出来,他也不指,反正说来说去就是我不删就举报我,我就很干脆回他,去举报,赶紧的,我看他以什么理由举报我。这大哥马上回我一句不想和我说,要拉黑我

如果他拉黑我这事也就奇葩到这了,也不算啥

可是,这个大哥没有举报我的帖子,也没有拉黑我。他换了一张贴继续教育我,要求我删帖,否则就是在传播戾气引发战争……

后来因为别人有和我说“敢情如果没站稳摔倒不慎流产的话不是你家孩子”这句话不友好,我想想也对,感觉像诅咒别人(前段时间脾气异常暴躁),就决定删帖。

但我两个帖子都删了后,这大哥继续换了第三章贴来评论教育我,我真的是求他举报我,拉黑我,他不拉黑, 那只好我拉黑他来求消停了。

我现在很不能忍受,有的人把一些话当尚方宝剑用

明明是没教养,他们说“我就是这么一个坦荡直率的人,别见怪。”

明明是出言不逊,他们说”我只是发表一下自己的观点。“

我现在遇到这样的人,要是一句话之后消停了也就算了,如果他不消停,我就接着怼(我怼人功力你们也懂的,凶起来我自己也是怕怕的,脏字不带一个,但就是能气死人,哈哈哈)

你是我谁啊?凭什么我得忍受你的出言不逊?

总觉得他人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绑架你,还是你太弱又没有可靠的道理,所以以指责对方”道德绑架“来当作武器去道德绑架对方?

我现在真觉得有些奇葩就这样,他不管事情真相如何,也不管事情符不符合道理,他只是要证明自己是对的,而你是错的,无论你的行为对不对,但你必须认识你的错误

可笑之极,所谓弱者有理怕也就是这个意思了

原来徒步就遇到这种人

上山途中一个孤寡老奶奶(腿脚不好,走路跛的)弄了一个小茶棚,给来往的行人免费提供茶水,热水要奶奶自己提水(没有水管)然后用锅烧开,一壶壶灌倒热水瓶中,再把灌好热水的热水瓶提到外边的桌子上,方便行人有热水泡茶。我把空了的热水瓶拿到烧水的地方,换了装满的瓶子放到外面的桌上,我并不认为我的行为算什么,人家免费给我们提供茶水,而且瓶子里的水是我们用完了的,我只是把空瓶子换了装满的放桌上,我提两瓶水换了也就5分钟的事,奶奶得慢慢走,她换个瓶子得十几分钟。

晚上吃完晚饭大家就在饭桌上聊天,领队看到我做的事就在饭桌上提了,一个叔叔,立刻就定义,我的行为就是想给别人看到,就算是希望别人看到能下此也有这样的行为,也算我就想表现自己。当晚就这事争论也挺久的,我怎么解释,他都在刻意断章取义,最后定论我无论做什么,内心就是想要表现自己

我当时心里其实挺气的,但也不好和一个长辈争论。要今天我估计会怼得他说不出话吧

”嗯,经叔叔点播,我决定把当行走民间的公益大使作为我的人生理想,以后就站在世界中心呼唤爱~反正都是表现自己,那我就表现大点“

哈哈哈哈,好久没有写这么长的日记咯,久违的码字,很是开心






 
评论
TOP